价值感:CEO的真实内在与企业外化浅谈

日期:2017-06-27 15:39:42 来源:网络 作者:豆渣

价值感是一个CEO内心真实的价值指针。是他做每一个微小决策时的价值判断。

小晚对谈王兴的《关注边界,不关注核心》刷屏了。这个话题很好,忍不住接个话茬。

3月我和周航探讨领导力的时候,花了很长世间,辨析一个词——“价值感”。

“价值感”和“价值观”还不太一样。

价值观感觉多少有些PR包装的味道。我想一个记者如果劈面遇到马化腾、马云、李彦宏、雷军、王兴,问:你的价值观是什么。他们可能都得想一下,然后给出一个符合场景的回答。

但价值感不同,价值感是一个CEO内心真实的价值指针。是他做每一个微小决策时的价值判断。

如果这个价值感足够清晰,那么,他的核心班子,乃至每一个员工,都会用同样的价值感做价值判断。

比如,我2011年一进入腾讯,立刻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“用户体验神教”。

这个宗教里,底层咒语只有一条“用户体验”。

在腾讯,你要向前走每一步,都需要念诵咒语“用户体验” “用户体验” “用户体验”。你想挡住、阻止每一个动作,都需要念诵咒语“用户体验” “用户体验” “用户体验”。

所以,腾讯员工的动作,会有两个指针共同约束动作刻度。一个是KPI,一个是价值感——用户体验。甚至用户体验大于KPI。

完成KPI,伤害用户体验,不行。

用户体验很棒,KPI异常,可以探讨。

我琢磨过,腾讯快速膨胀的组织结构中,展现的超强的人才兼容能力。为什么很多人,可以在腾讯留下来,甚至是一进入公司就吃了败绩之后,还可以长期在这个组织中留存、成活、成长。

我的思考是,不象KPI是个周期结果,价值感是人内心的真实指针,会在他的每一个细小的行为上呈现。所以,如果彼此的价值感高度一致,能力匹配,那么,纵使暂时KPI没有达到理想,也不会顿时改变Pony对一个人基本面的判断。

真实的“用户体验第一”的价值感,对人行为的敏感,长期的培训与系统过滤,将不真实认同“用户体验第一”的人进行系统排异,排出体外。于是腾讯成了“用户体验神教”,马化腾成为了教主,成为了一个精神性的存在,代表了腾讯教众对用户体验无限追求的理想。

因为腾讯是“用户体验神教”,所以微信应该在5000万用户商业化,还是1亿、2亿、3亿用户商业化,从来不是一个战略分歧。想想,如果不是因为价值感的高度一致,这天量的诱惑,放在任何一个企业,一定是重大战略分歧,估计每天都得开会再打一架,直到分裂。

2016年,在杭州随机和几个小网友聚会。都是90后,一半是阿里员工,散布在阿里的不同初级岗位,淘宝、支付宝、口碑……这几个人彼此也是第一次见面。

我随口问:在你日常工作的每一个事情里,有没有什么依据,给你做做与不做,多做与少做的价值判断呢?

阿里几个不同业务板块的年轻人,几乎是一秒迟疑都没有,异口同声地说:能够帮到客户生意。

一个女孩进一步解释:我们的工作,就是要帮客户做生意更容易。如果我的一个工作,我自己觉得,会让客户的生意变难了,我会宁可顶着刀子,也得和我老板argue一下。

看着这几个在阿里入职不到2、3年的年轻人,我心想,阿里把自己做成了“帮助生意神教”。

如果说“用户体验”是马化腾真实的价值感。“帮助生意”是马云真实的价值感。那么“性价比”就是雷军真实的价值感。

我问过雷军:您老是穿凡客的衣服,是不是因为你给凡客投了太多钱,所以只能绑定自己做他的代言人了?

雷军说:我会给凡客钱,其实还是因为陈年现在做的事符合我的价值观。

我说:你的价值观是什么呢?

雷军说:效率。他说:我非常欣赏沃尔玛的创始人,他曾经富甲美国,但是只住一个很小的房子,开个二手车。因为这些和效率无关。他一生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提升效率上。

我说了一句很不应景的话:可是我们都不想成为这样的人啊~

这个场景,雷总使用了价值观这个词。但判断一个人的价值感,其实是从一个人真实的工作生活细节选择,谈到一件事态度的熟捻、自然。我观察,其实,雷老板最真实的价值感,还是“性价比”。

说回来,去年小米打出“黑科技”,我看到这个Slogan第一刻心里咯噔一下。因为这一瞬,我看到雷军的价值感指针摇摆了。

“性价比”和“黑科技”是完全不同的价值方向。为了两个方向,所有的投资、资源积累、人才储备是不同的,每个方向的员工驱动自己工作时,自我价值的认定与自豪感,是不同的。

当老板的价值感指针发生摇摆,一定伴随内耗与低效。因为企业内部的每一个山头,都代表老板心中的一个价值感指向。(想想,老板就是企业的造物天神,任何一个山头,即使再大,如果不符合老板的价值感,迟迟早早一定会被平掉的)

小米6发布,不再提黑科技,改用女性用户导向的“拍人更美”。肯定是对的路子,会那回一些不该丢的分。但是,依然不足以引发崇拜。

引发崇拜,才是销售神话的开始。期待雷总再次找到妙手,引发崇拜。

回到勾起我话题兴趣的王兴哥。

我觉得吧,此君的价值感是“对商业本质的思考”。

王兴什么最强?思考能力最强。王兴最爱干什么?思考。美大的核心团队什么特质?有强烈思考偏好或者思考崇拜的人。

因为有很多我腾讯的前同事进入美大,我专门问过,在美大开会的感觉如何?

与我的感觉一致,他们觉得美团的人,每个人都有独立思考能力。

2011年,点评融资1亿美金,美团融资1000万美金。4年后,美大合并时,每团日活3000万用户,点评日活1000万用户。

因为我也做过旅游网站,对美团如何在订酒店这个古老生意上,超越携程,做过研究。

刚看完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的传记,多少有点替王兴扼腕。我觉得这两个人的思维特质有点像,一个不明觉厉的词——“第一性原理”。就是说,我们看到的一切商业呈现,都是历史元素长期迭加的产物。

所以,当你没有历史包袱,而直接以一个21世纪人的朴素眼光,看待这个商业最本质的逻辑因素,并对照现在既定的流程与成本模式,会看到不同空间。

只是马斯克去干了工业之王——汽车,和面向太空的宇宙飞船。

而王兴,则是在BAT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产业顶层结构的空间内,对空间内的现有业务再次探索。

每个企业的员工特性及业务边界,都是CEO本人真实价值感的外化。

我曾说过,很多另一些创业者痛苦得要死。

腾讯产品,其实是腾讯内部练兵的产物。

我也相信,王兴美大的业务扩张,属于美团人才溢出的随机而现。

但我还是希望,王兴这么酷的人,应该跳出BAT的边界。为我们的世界带来完全不同的东西。

作者:梁宁

词句|范文|美文|教程|图片|作文|

Copyright © 2011-2017 / All Rights Reserved